福建村民拟提起跨国诉讼追讨“肉身坐佛”

新华网福州11月18日电(记者刘姝君)福建省大田县阳春村村民代表近日与7位律师签订委托协议,标志此前备受关注的“章公六全祖师”肉身坐佛跨国司法追索正式启动。目前,相关取证工作已基本完成,预计年底会向荷兰法院提起诉讼。

今年3月,匈牙利博物馆展出一尊千年佛像,内藏有一名高僧遗骸,后经我国文物部门确认,该佛像系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1995年被盗的章公祖师像。继圆明园兽首艰难“回家”之后,追索“肉身坐佛”再次引发人们对海外流失文物的关注。

阳春村党支部书记林文青说,此前通过官方和民间渠道的交涉,文物追索初见成效,但后期荷兰持有者突然变卦,并索取高额的保管费用,对是否归还态度暧昧。于是村民便考虑通过司法诉讼的方式索要佛像。

律师团负责人刘洋曾是“追索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诉讼律师志愿团”的首席律师,他表示,接受村民委托后,已从全国筛选招募了6名律师,包括1名会讲华语的荷兰律师和1名福建当地律师,组成律师团开展追索,目前已经完成在阳春村的取证工作。

“本案没有明显的弱点和障碍,对案件的前景还是比较看好。”刘洋分析,目前已掌握大量证据说明该佛像即为阳春村被盗佛像,原告阳春村村民与佛像有明显的利害关系,同时亦有强烈的要求返还的迫切性。

据悉,按照中国法律,案件的诉讼时效将在2015年12月16日之前截止,而荷兰民事诉讼亦有20年“占有时效”的约束。刘洋分析,按照持有者 的声明,他于1996年获得“肉身坐佛”,2016年就20年期满,因此,追索工作时间比较紧张,律师团计划下月赴荷兰展开工作。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

虽为二元领导,但“二元”的权力并不均等。高校中的大量“人事”故事,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。“党委领导,校长负责”容易造成两个问题,一则领导者不负责,二则以党干政。


科学界如何面对\”我们恨化学\”

科学是求真的学问,自有其力量,不应惧怕批评、质疑甚至谩骂,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、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。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,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、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。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,不妨更大一点。


美国该为“圣战主义”负责吗

美国人一面高喊“反恐战争”,另一面却使“圣战主义”愈演愈烈,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。理解这一点,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。


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

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,这是无可厚非的,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,应该要三思而后行,物极必反,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。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,糟粕的要抛弃,优秀的要传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