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征军老兵:我和死去的战友都是打日本的兵

“贵州人有点黑,瘦瘦的,但比我高。河北人有点白,个头偏低。”1936年底,王本源成为冯玉祥部队驻扎在河南开封的一名汽车兵。那年他17岁,个头不足1米74。

9个多月后,由湖南至上海运送物资途中。李文澜和周震铎所驾驶的汽车遭日本飞机轰炸,“一个脑袋炸烂了,一个身体被炸成了两截。”

“我的脑子嗡嗡叫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当时,我们开着3辆车,一前一后。”昏迷在弹坑内的王本源躲过了此劫。

王本源和他的两个战友是为“淞沪会战”运送物资的,去上海时送弹药,离开时拉伤兵。“淞沪会战”被誉为抗日战争时期规模最大、战斗最惨烈的战役。

拉伤兵不是“好活儿”,用王本源的话说,“拉10次,10次都得被骂娘。他们直接对着开车的骂,或许是疼,或许是发泄……没有理由。”

“其实那些伤兵惨得很。”王本源发现,同在一个战场的伤兵们相互并不认识,在有人死在运输途中后,“没人知道他们叫什么,来自哪里。”

“我和老乡们把他俩匆匆埋在路边。”对李文澜和周震铎的遇难,王本源没有时间思索。“虽然有时也会想起,但打仗还能不死人?”王本源有说不出的难受。

战争仍在持续,但几年后王本源就不叫王本源了,改叫王杰。彼时,他被派到广西柳州,在杜聿明任军长的第五军负责战争物资的运输。

1940年初,同样的桥段再次上演。在西宁至柳州的道路上,王杰和几名战友驾驶3辆卡车,执行运输任务。只不过,这次运输物资由弹药改为汽油。

空袭的日军飞机很快“盯”上他们,王杰紧急把汽车开往香蕉林。不幸的是,战友的车辆被炸弹击中,车毁人亡。被老乡们从炮灰土里扒出来的王杰,再次活了下来。

“战火烧到哪里,我们的汽车就开到哪里。”王杰后来又去了缅甸、印度等地,冒着敌人的炮火,为飞虎队运送物资,培训驾驶员。

此役,王杰有了外界熟知的称谓“中国远征军”。

“死的是烈士,活的是英雄。我觉得我的名字就是英雄。”郑州市一处安静的家属院内,王杰躺在床榻前向中新社记者娓娓道来,出生于1919年的他,已是95岁高龄。挂在老人床头的照片十分醒目,上面写着“远征军老兵抗日英雄王杰”,背景中的老人身着红衣,面色红润。

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。王杰老人挥舞着双手说,“知道,知道,我和我死去的战友都是打日本的兵。”(完)

(原标题:远征军老兵:“我和我死去的战友都是打日本的兵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