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明:只坐在办公室难写出接地气提案

篮球巨星姚明每年都是两会的焦点人物。今年使姚明备受关注的不仅仅是名人身份,还有一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委员建议。去年,姚明在政协“双周会”上呼吁改体育赛事审批制为备案制得到采纳,今年,他又带来了呼吁推广专项体育课的提案。两会结束后,他又将投入2016年提案的调研工作。

京华时报记者平亦凡

谈足篮改革

协会行政脱离是改革大方向

记者:足球改革意见已出台,您认为这对篮球是否有借鉴意义?您怎么看这份改革意见?

姚明:篮球和足球发展模式不完全一致,但也有相近的地方,如果足球可以改革成功,当然篮球也可借鉴。不过,足球改革意见到目前为止只有个纲要化的东西,细则还没有看到,我作为体育人也很关心。

我认为,协会和行政脱离是一个很大的改革方向,而且也是关系到取消赛事审批是否可以落地的关键。取消赛事行政审批取消的是行政权力,但没有取消公司对赛事的运营管理权力,也没有取消社团对赛事的管理权。我们现在很大的问题是一套人马几块牌子,既是行政又是社团又是企业,虽然取消了行政权,但这些人同样还管着社团管着联赛,那这样的话你懂的。所以说,管办分离、政企分开、政社分开非常关键。

谈建议入报告

只坐在办公室,难写出接地气的提案

记者:您去年提的改体育赛事审批制为备案制建议得到采纳,您说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后面还有其他打算吗?

姚明:取消赛事审批是手段不是目的,目的是在政府工作报告说的发展体育产业,使得体育产业在2025年达到5万亿的规模。我更大的目标是,让5亿的体育消费者身体健康,大家都锻炼起来。目前,一方面体育场馆和设施不够,平均每人只有1.46平方米,希望中国将来达到人均2平方米,这需要建设。另外一方面,很多体育场馆空置空闲,这就要加强管理。

记者:是否能给其他委员一些建议,怎样让提案更有效。

姚明:好的提案未必一年之内就能做好,不要斤斤计较今年有没有提案,重要的是质量高不高。除了自己调研以外,各方面沟通也很重要。比如我们和教育局是有沟通的,也形成了共识。提案要接地气,仅仅坐在办公室里写确实是挺难的。“双周会”的恢复对政协特别有意义,大家不会都赶在两会集中提提案,不至于把提案淹没掉。

此外,我的提案这么快被接受并不是说提案写得好,而是国务院领导本身已经意识到社会对体育的需求,他们已经经过了很多调研论证,正好我这份提案赶上了。6个月这么快的时间就能被采纳,我自己都感觉到很惊讶。

谈自身变化

以前会想穿什么,现在只带两套衣服

记者:当了3年政协委员,您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?

姚明:第一次上两会,可能更多会想我今天穿的衣服是否合适,现在我就带两套衣服。一套西装,在人民大会堂穿,一套这个(指指身上的运动衫),小组讨论时穿。

过去参政议政可能就是凭经验、凭感觉说话,现在必须要有案例、调研、佐证,说出事实来,并非凭空想象。

记者:作为政协委员之外的时间,您还关注哪些领域?

姚明:还关注“打新股”(大笑)。经济领域我还是很关心的,关系到我们的生活,多多少少看一些,包括M2、经济增长量、经济“新常态”之类的,“一带一路”也关注一下。

(原标题:姚明:6个月就被采纳,我很惊讶)

编辑:SN098


习近平考察江西什么事有谱了

3月5日下午,习近平在自身所属的上海团参加完审议。按惯例,他会有针对性地选择去几个地方代表团与代表们进行互动。3月6日,他首先选择了江西代表团。他在江西团说了些什么?又释放哪些信号呢?


东京的公园重绿化拒绝广场舞

所谓“共同”,就是大家都来休息的地方,又不是每一个人可以“任性”休息地方。允许了后者的存续,就会失去前者的存在,“公园”就会变成“私园”。“广场”就会变成“窄园”。这样的理念,有序当今中国借鉴。


百姓获得感增加不等于加薪

由于贫富差距大,百姓收入正常增长机制缺乏有效制度保障,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有更多的“获得感”的呼声日益强烈。会前多项调查显示,收入分配改革成为当下公众关系的第一民生话题。


习近平路遥是同一批知青

两会上,在上海团参加审议后,习近平与一位代表提到,“路遥我认识,当年下乡办事时还和他住过一个窑洞,曾深入交流过。”